金代历史百科

广告

初探金皇陵的范围到底在哪里?

2011-10-20 19:54:02 本文行家:张玉兰_思文

最初的金陵,范围并不大。海陵把从上京迁来的皇帝陵、诸王陵分别葬到以太祖、太宗陵后云峰山为中心方圆十余里的一带山区。后经金世宗至卫绍王60余年的经营,金陵的范围不断地各外扩大,几乎占据了整个大房山区,中心还是云峰山。明朝天启年间彻底拆毁了金陵,到了清代只是重修了云峰山下太祖和世宗两个陵。所以,人们习惯上称金太祖和金世宗的陵为“金陵”,那范围当然小多了。实际上金陵的范围要大得多,这方面的资料主要



 

图片 1图片 1


 

最初的金陵,范围并不大。海陵把从上京迁来的皇帝陵、诸王陵分别葬到以太祖、太宗陵后云峰山为中心方圆十余里的一带山区。后经金世宗至卫绍王60余年的经营,金陵的范围不断地各外扩大,几乎占据了整个大房山区,中心还是云峰山。明朝天启年间彻底拆毁了金陵,到了清代只是重修了云峰山下太祖和世宗两个陵。所以,人们习惯上称金太祖和金世宗的陵为金陵,那范围当然小多了。实际上金陵的范围要大得多,这方面的资料主要载于《大金集礼》。

大安元年十一月,承省札奏帖近奏,差秘书监丞温迪罕、胡土三司知事,边源勘坟山以西银洞事云云。今据所差官胡土等检勘得止合龙泉河为禁界,西界口口(原文缺),等商量,若准所申是为相云云。为此,于十一朋二十九日闻奏过,奉圣旨封堠得分朗者,余并准奏行。

金陵坟山西侧的山,出银矿,金代曾在那里大规模开矿炼银,故有“银洞”之说。《大金集礼》中记载,金陵西北界大山上有银洞,南坡有六十九洞,北坡有七十二洞,浅者有几里,深者有四十二里……。

这次重新勘定陵区界限,就是因为开采银矿,担心干扰陵寝的风水,所以上奏,竟然得到批准。

因为银矿和金陵的边界有关,又是文物遗址,所以笔者和朋友们也对银矿进行过踏查。在将来对金陵的旅游开发过程中,银矿遗址也是一个重要的项目,颇有参观探险和研究价值,所以对和金陵紧密相关的银矿略加叙述。

《金史》卷十五《食货志》记载在坟山西北有许多银洞出产银矿石,但是语焉不详。查《金史详校》卷四记:“(大金)集礼坟山在银山西北,岭南属奉先县,有银洞五十四处;岭北属宛平县,有银洞六十二处,据此百一十有三,当作百一十有六。”

根据熟悉情况的卓成栋先生的指点,笔者和朋友们探察了这些银洞。卓先生有文《猎奇探险“72间房”》发表。

目前探察确切的银洞地点在史家营乡杨林水村南侧的任家堡坡上,有进入银洞的洞口。原来人们都认为那里是一处天然溶洞群,但当真的攀上高高的山坡,来到洞口的遗址前,才才知道"古洞坡"原是近千年前直到近代劳动人民开采银矿砂的古银矿遗址,这处古银矿在地方志上也有记载。古银矿遗址分布在任家堡坡与霞云岭北直河村交界的古洞坡的山下,山脉东西走向,洞口也就是矿井井口分布在这面山梁的南北坡的腰部。三四天的调查已发现大小矿井口几十处,深的可由杨林水三队的坡面直钻到震云岭乡的北直河村的古洞坡,距离为2000多米。浅的,有的几十米,也有的几百米。有"72间房"之说的矿洞,原为古银矿采矿工人居住的场所。它们沿山崖的走向开设,一洞套一洞,一间连一间,面积大则几十平方米,小则几平方米。有的矿洞仍遗留有过去矿工睡觉的土炕,洞内有放油灯之处,放物品之处,供奉佛龛之处。据当地老人讲,六十多年前,人们上山来这里还发现有土炕上铺的被褥,只是一动就已风化,可见这里历史之悠久。

房山银矿过去名声很大,许多北京的老人们都知道在京西宛平的大山深处盛产白银。如今开采白银矿藏的洞窟的发现,证明了民间传说是有根据的。只是近几十年来,银矿才鲜为人知。

这些矿址沿任家堡坡的腰部向东南西三个方向延伸,呈散射状分布,矿井约有一百多个。沿"72间房"一线矿洞依山崖而凿设,大洞套小洞,间间相连,相通,当你走过去,简直到了一个洞穴的世界,高高低低,错错落落,我们一连查看了几十个矿洞和开设的住人单间,大小虽然雷同但布局很是考究,凡居人所都面向坡阳,凡矿洞都以山岩矿床的走向分布,故而形成这大山深处奇妙的矿洞群。笔者由于条件和时间的限制,又由于只是为了调查金陵的南界,没有能够进洞。而为了彻查清楚,卓成栋等人,选择了一处较大,较深的矿洞作为调查的对象。一共六人轻装简从,钻进靠任家堡坡西南的一处矿井口。下面是他们的探察经过。

起初洞口窄小,人匍匐方可进人,进人隘口,里面豁然开朗,洞口一变三,向上、向下、向中。向上洞进十几米忽然到头,向中往左又是几十米,而且洞的两侧小洞多多,极似地道战中的杀敌掩体。短则几尺,长者几米或数十米。我们选择了一处小洞口试钻,一下钻进30多米,可里面仍有可钻之洞穴,只是太窄我们的人胖,进之艰难。

最后经过一番研究,我们作出决定,选了下面的洞口钻人,前行几十米,里面又多出几个洞口,上下左右令人眼花缭乱。要不是有向导的指示,我们简直就会迷路。过一道斜型小洞口再向左下,拐右,洞体又大了。我们用手电灯光搜寻洞壁和脚下,发现有前人留下的路标,最明显处是一处北京大学的学生留下的痕迹,红色箭头指示着前行方向。据向导讲,十几年前北京大学的学生也是请了当地的向导考察此处矿洞,但没有找到出口而告失败。今天能不能找到出口呢?同行的向导告诉我们,"没问题!我们是有备而来。"

矿洞仍向前延伸,支洞越来越多,我们有时走在宽阔的大厅之中,有时在狭小的隘口里爬行,有时上到高高的洞顶,有时向下,就如掉进深渊,还好,由于向导的作用,我们的行进始终是顺畅的,只是年青人好奇,每个洞他们都要去看看,钻钻。我们的行进很慢,这时入洞已有两个小时,矿洞仍然向前延伸延伸。忽然,向导在一个三叉的洞口停住了,其中两人叫我们先等下,他们钻到右侧一个支洞说去探探,谁知他们一去就是半个小时,我们心里着急怕出意外,可他们迟迟不回来。长时间的久等,加之洞内温度极低,有的同志已经冻的上牙打下牙。无奈又两个同志探向左上部一个洞口,两人原地留守,直到近一小时后,三路人马才又回到三叉处。听他们一讲,这两个支洞都十分的长,一直没有走到尽头。可能是洞的另一个出口吧?因为洞中空气气流很大,连打火机都打不着。

汇合后我们又前进了,前面出现了古矿井支撑用的木桩,矿工工作用的锤把,以及取暖燃烧的木炭。一位同志还拾到了一个用来照明用的油灯陶器,看其烧制的型制,估计最少也有500年的历史。洞中还有很多朽木,从腐烂程度上看,年代已是十分久远。

我们的队伍仍在前行,沿路不时又有新的发现,一处绿色的岩壁引起我们的注意,有人用手轻轻地抠着,同行的年长者老任说:"那是胆钒矿石,氧化后形成绿色,这种矿石山里人用它为羊治肠胃病效果很妙,它常伴着银矿生长"。我们剥开氧化层,里面便露出了晶莹闪烁的银矿砂,我们敲下一块带回研究。

洞仍然没有尽头,我们又到达了一处贮满清水的大洞穴处,这里水清味甘,据说可以和矿泉水媲美。再行是一处向下的深穴,甩一块石头探探,滚动的当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,感觉很长时间才到底。两位大胆的年轻人就要下去探险,被我们拦住。沿洞前行又数十米,迎面忽然吹来了风,再向前竟然有一丝光亮透了进来,于是,有人大喊“到出口了!”看看手表,进洞已经四个小时的时间了,所行路程最少也三公里多。出了洞口,看出对面是霞云岭乡北直河村的古洞坡。

"72间房"古矿遗址的居址,据考证为明代永乐年间开采银矿砂遗留下来的,里面矿洞四通八达采矿已吃通了大山的底部,且洞洞相连相通,里面遍布古代人采矿的痕迹,洞中有生产现场,洞中有居住场所,有通行的主巷道,有通风的风巷口,有供人食用的水源,真可谓一处古银矿开采的地下博物馆。

笔者考证,认为永乐年间也是在辽金时代的基础上进行开采的。金代,一个一个银洞还是单独开采,后来到了永乐年间,便连成了片。

金代记载的产银的地方有太原府、大兴府,宛平县、奉先县都是归属于大兴府的。

卓成栋先生最后说:“目前,在我国北方地区,类似这样古矿遗址,了了无几,而且保存的这么完好,完整更是绝无仅有,如此处从旅游的角度加以开发,使当代人充分的了解我们的祖先是如何进行矿冶开采,更具有历史意义,更何况这种类型的景点在我国国内及至世界上都是不多见的。所以发掘这部分历史资源,将对人类和社会具有极高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。

"72间房"古矿遗址的外部自然条件也是非常之好的,它地处京西奇险"圣米石塘"自然风景区附近,与其隔河相望的一条向西南的一条沟谷,谷中果木如林,风景优美,杨林水水库坐落其间,又有公路直达山脚,只要修通到达山腰的石阶蹬道,稍加矿井内部整理即可达到开放旅游的目的。这里可观光,可体验古代矿工生活,可猎奇探验,可进行学术研究。沿沟谷一线还可进行回归自然风光游,金秋果品采摘等。

"72间房"是一处古代人遗留下来的珍贵的历史遗迹,如能开发和妥善保护将对人类是一种很大的贡献。”

而笔者也终于探察清楚了金陵的南界:霞云岭乡北直河村的古洞坡。可惜的是,笔者在这一带并没有发现界标:“封堠”。

“封堠”,就是在陵区周围垒一座座用土和碎石堆,等距离排列作为边界线。

《大金集礼》接着记了大安元年(1209)时金陵的范围。

“坟山,禁界封侯四至周围地里,东至万安寺西小岭一十八里;南至黄山峪水心二十六里;西至辘轳岭二十三里;周围计地一百二十八里。”

“坟山以西过辘轳岭有南郊涧道隔断山势,以西过木浮岭下至龙泉河又隔断木浮岭。其龙泉河身阔处约五十步,窄处十余步,水深三四尺,自陵寝红排沙至此三十二里。以西又过烟熏岭松片山数重,才是接连银山,其坟山与银山不是一带山势。”

“银山在坟山西北,其山东西形势,岭南属奉先县。有银洞五十四处,岭北属宛平县,有银洞六十二处,两县银洞止是一山。自陵寝红排沙以西最近银洞四十二里,最远银洞四十八里。

“取责到将去司天台,阴阳人张庆渊等三人状称,相视得自陵寝红排沙,以西过涧,辘轳岭道隔断山势,以西又过木浮岭,下有龙泉河身,深阔隔断地脉,按地里新书五音地脉篇,凡隔坑潭临河地势之绝不相连。按兼山陵至此已三十二里,若将龙泉河便为禁限,西界委是别无窒碍,其东南北三面禁界止合依无定界堠为限。”

看来,胡土这个人懂风水,更懂政治和经济,将银山和坟山分为两座山势,这样,怎样开采银矿也干涉不到陵寝的风水。现在看来,实际上银山、坟山根本不是两个山系,而是同一山脉的两个支脉两道山坡而已。这就更加证明,此次对金陵的勘界本质上就是为了保证银矿的继续开采。

大定二年(1210)正月初七省官刑部主事薛万亨并提点山陵涿州刺史完颜璋,同衔申取责到司天台张庆渊、魏器博、卢世明等三人状称:合自坟山西北系奉先县所管神宁乡上冶村,龙泉河为西界为头排立封堠,沿龙泉河至南羌弧岭,其龙泉河水流正西南去,离坟山八十余里,止合于羌弧岭东南下坟。按坟山旧南界封堠是周围至别无窒碍。呈省,一起自万安寺西小岭为头,打量至西面尽北南郊涧口,旧封堠计地六十二里令一百四十四步。自南郊涧口旧封堠以西上冶村接连排立,沿龙泉河南至羌弧岭密排讫封堠一百一十六个。接连赤石峪旧封堠计地五十八里令二百二十八步。自赤石峪口旧封堠至万安寺西小岭计地三十五里令三百步。周围计地一百五十六里令三百一十二步。

对照上文,可以看出现在的金陵范围。

以云峰山(坟山)为中心:

向东——至万安寺西小岭一十八里。

从坟山向东一十八里(按金里和现在的华里相差不多)是房山朱各庄羊头岗村北坡,其山势一高一低,高者现称鲇鱼坨,低者无名号。这一高一低的山应就是西山岭,它就像一堵围墙向北、向南经太祖、太宗陵延伸到坟山南端,直到钓鱼台止。钓鱼台是金山神堂下一小山岭,因明代冯全曾隐居此处钓鱼而得名,现此地修成了小型水库。西小岭到此呈半圆形环卫着陵区。东端有一圆形的小山头,下面就是龙泉河,金陵的东端就是以此为起点的。万安寺已无从查找了,但这里残存的金代封堠遗迹还能看出来,燕山办事处的东流水村,羊耳峪村都在封堠禁界线以内。

向南——至黄山峪水心二十六里。

到房山区孤山口车站附近的山势,大约是二十五六里,这一带的地名有黄山店儿、长沟峪、娄子水、黄院儿、栓马桩,应都属金代陵区。黄山店儿、黄院儿可能是黄山峪的变异,“水心”大概是指黄山店儿沟的中心。

向西——到辘轳岭二十三里。

辘轳岭这个名称至今没有访问到,从坟山过杨家岭,下去即是安街、南窑,东北方向可出南窖沟口,二十多里处到大石河、黄山岩一带。“南郊涧口”可能就是现在的南窖沟口。木浮岭、羌弧岭、赤石峪这些地名既不见于后来史籍记载,也未从民间访问出来。

龙泉河是大石河的旧称,又称“圣水”,它发源于大安山老龙窝尖,一路弯弯曲曲穿过山山岭岭,又汇集了一些山泉,依山势出坨里进入琉璃河,自古以来未曾枯竭。它曾造就古燕国,在金陵区又是一个标志,即陵区的西界。

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涉及医学、法律、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,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,籍贯:黑龙江省北安人。现住北京,自由撰稿人、文史研究者,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,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,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,文章发表在《知识就是力量》《内蒙古日报》《北方新报》《吉林日报》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