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代历史百科

广告

金朝史上一个不自量力的人物——纥石烈

2011-10-10 14:46:32 本文行家:王德恒

他本是星显水(延边一带)纥石烈部人,老部长阿海之子。阿海一直效忠太师府,劾里钵灭掉乌春的时候,阿海拿出黄金献给劾里钵祝贺胜利。当时的部落已经结束了以血缘关系为主的居住模式,一个部落就是一个村庄,里面有很多的姓氏了。村庄的“村长”,当时称为“勃堇”,几个村长联合起来才可称为一个部,选一个部长管理这几个勃堇。由于和阿海的友好关系,阿疏经常到太师府做客,经常一住就是一个月,劾里钵的妻子待他就像自己的孩子

他本是星显水(延边一带)纥石烈部人,老部长阿海之子。阿海一直效忠太师府,劾里钵灭掉乌春的时候,阿海拿出黄金献给劾里钵祝贺胜利。

当时的部落已经结束了以血缘关系为主的居住模式,一个部落就是一个村庄,里面有很多的姓氏了。村庄的“村长”,当时称为“勃堇”,几个村长联合起来才可称为一个部,选一个部长管理这几个勃堇。

由于和阿海的友好关系,阿疏经常到太师府做客,经常一住就是一个月,劾里钵的妻子待他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。

阿海死后,阿疏想直接继承部长,但是,人数众多的徒单部部长诈都不服他,当时,还是有些民主制的,这只好交到太师府众人讨论。那时,劾里钵也已经去世,继位的颇剌述当然偏袒阿疏,直接将其任命为今延边地区女真三十部的都部长。

颇剌述死后,盈哥继位。阿疏此时的势力不断增长。

他在完颜部住过,熟悉完颜部的成长发展过程,认为,完颜部之所以能有今天,主要就是靠的依附辽国,遇到事情就以辽国的解决,遇有不服的,就说人家断绝鹰路,以辽国的名义进行征讨。实际上,完颜部对辽国是阳奉阴违,借助辽国发展自己的势力。如果自己真心实意依靠辽国,完全有可能击败完颜部,自己取而代之。

于是他开始结好辽国官吏,并背着太师府进一步向辽朝廷表忠心。

    这些情形当然会传到太师盈哥的耳朵里,但是,盈哥还没有把他想象的特别坏。辽寿昌三年,盈哥召见阿疏,赐给宝鞍骏马,深加抚谕说:“你父对我父忠心耿耿,我母待你如亲子,我三阿哥命你为三十部都部长,恩德不算不多。你不要忘恩负义,重蹈乌春前辙啊!”

    阿疏当面诺诺应承。回到延边,反而变本加厉连接诸部,要联合对抗太师府。太师盈哥大怒,派人严厉斥责他,再召其到太师府检讨。阿疏不来,与同部部长毛睹禄公然造反。

    在他的鼓动下,对太师府强权政治心存不满的岭东诸部,群起响应。图们江(时称统门水)、珲春河(时称浑蠢水)合流处的乌古论部部长留可、徒单部部长诈都,起兵响应。还诱惑奥纯部、坞塔部作乱。乌古论部长敌库德、纥石烈部长钝恩皆也相继从叛。他们扬言:“徒单部之党十四部团结在一起,乌古论部之党十四部团结在一起,蒲察部之党七部团结在一起,一共三十五部。完颜部只有十二部,以三十五部战十二部,是三个人与一个人作战,我们必胜!”

    盈歌见此,统领服从于太师府的各部亲征。他亲率主力从马纪岭出兵,国相撒改以偏师自胡论岭往略,相约在阿疏城下会师。

    撒改行至途中,乌延部长斜勒来见。斜勒问:“听说国相要与太师会师阿疏城下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叔叔有何见教?”国相有大识小地问。

    斜勒说:“真是深入必取之策啊!然则,最好的办法是先抚定潺蠢(今嘎呀河,吉林省延边境内)、星显两路,消灭阿疏的党羽,夺取他们的部民,然后合军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撒改大喜,攻下钝恩城后,北进与盈太师会师。太师颇不以为然,擒贼先擒王么!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忽天降暴雨,天黑如磐,一个球形火雷坠入城中。盈哥问:“是何征兆?”识者答:“阿疏破亡之征。”太师大喜,下令攻城。突然,城楼上出现辽国银牌天使,摇头晃脑,制止攻城。太师盈哥心虽愤愤不平,碍着大国面子,不好跟辽廷翻脸,只好怏怏收兵。

    原来,阿疏听到太师亲自来攻,知道真的打起来自己不是对手,便与弟弟到辽国朝廷告状,辽廷此时已经开始开始遏止部族实现统一的趋势,因此,特遣银牌天使前来止兵。

    盈哥对国相撒改叹道:“幸亏贤侄先取钝恩城,否则老夫徒劳了!”遂命族叔劾者部长驻兵城外,监视阿疏动向。拨转马头,怅然回师。第一次大围剿,围而未剿,是个“半截子工程”。

    攻打阿疏未成,而且辽廷对那些脱离太师府的分裂分子一律采取庇护政策,这使得延边地区生女真三十五部愈加肆无忌惮。过了二年,辽寿昌五年八月,经过长期谋划,盈歌太师终于出手了,他决定发动秋季攻势,兵分两路,彻底解决徒单部、纥石烈部、乌古论部“三党三十五部”反叛。

    这场大战取得了胜利,阿骨打立了大功,上篇讲过。

    但是,阿疏城仍然没有拿下来。

    围成的完颜劾者很有耐心,他带兵在那里监视了三年之久,守株待兔,随时准备活拿纥石烈阿疏。可是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,一直躲在辽国不回来。

    辽寿昌六年,坚守城池的纥石烈毛睹禄终于绝望了,自己出城投降。城内只剩下阿疏的弟弟做最后的顽抗。劾者大喜,向太师寨报告了这个好消息。可是,辽使奉朝廷之命,应阿疏之请,往阿疏城督办双方罢兵事宜。

    辽廷如此干涉,忙派人辅佐劾者,告戒说:“马上让我军更换成与阿疏军一样的衣服、旗帜,要让辽使无法分辨。用计策把他打发走,千万不要遽然罢兵。”同时,秘密指使蒲察部部长胡鲁、邈逊往军前“演戏”。

    待辽使到了阿疏城,城外一片混乱。胡鲁、邈逊两人也到了,劾者在辽使面前装疯卖傻,挥舞着长枪对胡鲁、邈逊怪叫:“我部族自相攻击,干你屁事?谁认识你家太师是什么东西?”说罢,援枪去刺杀他们的乘马。辽使哪见过这样野蛮的人,惊骇而走,一口气跑回辽国。

    几天后,劾者顺利地占领了梦寐以求的阿疏城,斩杀阿疏的弟弟。

    此时,阿疏才知道自己是不自量力,落得了如此下场。

盈哥太师自以为得计时,辽廷识破了他的阴谋,道宗大怒,遣奚族节度使乙烈前来问罪。

    乙烈是个态度骄横的家伙,他命令盈哥太师到拉林河晋见。乙烈详细地向了解阿疏城事件,盈哥太师只能一味地装糊涂。乙烈很不耐烦,命令说:“凡是攻城所获的子女财宝,有的全部归还人家,没了的要按价赔偿!”还强征良马数百匹,以示惩戒。

    这是太师府成立以来,辽廷的第一次翻脸,若处置不当,就会惹来杀身灭族之祸。盈哥太师感觉不好办了。

 

盈太师与僚属商量对策。他说:“如果偿还阿疏,诸部就不会再听我的号令了。如果不偿还,大祸马上临头。奈何?”

阿骨打说:“拿鹰路说事,转移辽主的注意力!”

这是屡试不爽的招术,众人拍手称赞。于是,盈太师一面暗中指使扎伊芬河(今黑龙江省萝北县北)主偎部、布库河(今黑龙江省萝北县北)秃答部人民,大张旗鼓佯阻鹰路。一面派跋苦河(今黑龙江、松花江合流处)鳖故德部节度使向辽廷献策:“要想打开鹰路,非盈太师不可。”

老迈昏庸的辽道宗不知是计,忙下诏命盈太师讨伐,将阿疏城的事丢到了九霄云外。盈太师亦大张旗鼓地发兵,一路扬言平定鹰路,走到汤旺河,一头钻进大河谷,竟悄没声地打起围来。女真人最大的快乐就是打围,既是军事训练,又是娱乐,一场围下来,满载而归。然后,派人向辽廷奏捷:鹰路已开。

盈哥没有得逞。

以后的事件阿疏还能不断出现,可是,他的绰号已经是“破辽鬼”了。

 

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。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。研究员。北京史研究会理事,北京作家协会会员。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,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,《中国高新技术企业》杂志副总编。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,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。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。代表作品有《顺治与鄂妃》、《大洋彼岸的龙雾》、《天根》、《殷虚龟甲历劫纪》、《北京的皇陵与王坟》、《金帝陵述略》、《壁画迷雾》《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》、《大唐帝王 ...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