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代历史百科

广告

透过睿陵细论阿骨达的伟业?6

2012-02-26 16:10:01 本文行家:王德恒

辽天祚帝得知黄龙府失守的消息,更加惊恐、忙乱,决定全国动员令所有宗戚豪右青壮年、四方能有战斗能力的人应征入伍。是年(1115年)十一月,遣附马肖特末、林牙肖列等统领约七十万大军,由长春州(今吉林前郭他虎城)出发,在驰门隔江与金军对峙;他们打着“女真作过,大军翦除”的横书标语,决心一举消灭金军。图片1具有军事指挥才能的阿骨打,虽然取得了宁江州、出河店以及黄龙府三个战役的重大胜利,但时至今日他所统率的

辽天祚帝得知黄龙府失守的消息,更加惊恐、忙乱,决定全国动员令所有宗戚豪右青壮年、四方能有战斗能力的人应征入伍。是年(1115年)十一月,遣附马肖特末、林牙肖列等统领约七十万大军,由长春州(今吉林前郭他虎城)出发,在驰门隔江与金军对峙;他们打着“女真作过,大军翦除”的横书标语,决心一举消灭金军。



 

图片 1图片 1


 

具有军事指挥才能的阿骨打,虽然取得了宁江州、出河店以及黄龙府三个战役的重大胜利,但时至今日他所统率的军队不过二万多人,面对号称七十万大军的辽军,怎能等闲视之?尤使阿骨打不放心的是,金军从上京会宁府长途跋涉,又经历黄龙府这场激战,真可谓人困马乏,疲惫不堪,故需休养整顿。但此刻辽天祚帝咄咄逼人,逼迫他不得不采取应急措施。

 

阿骨打从战争实践中意识到,在敌强我弱,力量对比异常悬殊的形势下,要想以少胜多,出奇制胜,必须最大限度的调动和激励所有将士,使他们不惜一切代价,决一死战。他决心用女真誓死诀别的古老遗俗激励将士。

 

原来,女真族为了祭奠死去的亲人长者,有一种“嫠面之俗”,据《三朝北盟汇编》卷三:其死亡,责以刃嫠额,血泪交下,谓之“送血泪”。死者埋之无棺椁。贵者生焚所宠奴婢、所乘鞍马以殉之。所有祭祀饮食之物焚之,谓之“烧饭”。《丛书集成》初编3903号本《金志.初兴风土》有同样的记载。《金史》卷七十《撒改传》中,撒改薨时,太祖还则嫠面痛哭,烧掉御马殉葬。

 

完颜阿骨达利用这一古老的风俗,把诸将和亲兵召集在一起,当众一边仰天痛哭,一边亲手用刀割面,只见血泪满面惨不忍睹,慷慨激昂地言道:“想当初,我与诸位起兵伐辽,是由于不堪大辽对我女真的欺凌压榨,我们虽已占领黄龙府,但眼下辽天祚帝率领大军与我决以雌雄。在此生死攸关危急时刻,我请你们不如杀了我,拿着我们一家人的头颅进献给辽帝!”他的话语,使在场的将士无一不热泪盈眶,宗翰等人异口同声地高喊:“事到如今,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。我们女真将士,宁可粉身碎骨,决不作契丹人的附庸;我们誓与陛下同生死共患难,不报国耻家仇誓不罢休。”说着哗啦一声齐刷刷跪在阿骨打面前,阿骨打异常激动,也当即跪在地上,双手抱拳仰天说道:“皇天在上,我等为了大金社稷,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;为了女真民族,肝脑涂地,视死如归。还望皇天保佑,使我阿骨打开创的一代宏业得以实现。”

 

正当辽师金军箭拔弩张,瞬息间一触即发之际,辽廷后院却起了火。诸行营都部署使耶律章奴和辽阳守将高永昌暗通款曲,高永昌起义,章奴与同谋率二千骏骑,星夜从前线撤走,回到辽上京临湟府(今内蒙昭盟林东镇),谋立辽道宗之弟燕王耶律淳当皇帝。

 

于是,天祚帝统帅的七十万东征大军顿时土崩瓦解,为不失帝位,天祚帝带领一部分残兵败将不得不回师辽上京。阿骨打闻知章奴叛变的消息,率领精锐部队西进,首先击败辽御营都统肖奉先,由二万余名组成的先锋部队,接着又击败了由天祚帝统领的主力,乘胜追击,兵临天祚帝所在一的护步答岗。

 

天辅六年(1122年)十一月,金太祖阿骨打率军进攻辽朝五京之一的南京。当时也称燕京(今北京)。对于燕京,宋朝按照宋金两国“海上之盟”先后两次发几十万大军进行攻打,但都以失败告终。

阿骨打到了燕京城下后,布告燕京地区军民称:“辽朝疆土为我大金已获得十分之九,惟燕州数州正在我大军围攻之中。王师所至,缴械服降者一概赦免,官皆如旧;使民安居乐业;倘若执迷不误,负隅顽抗,必将严惩不贷。切望官民周知。”

 

与此同时,太祖即发动猛烈进攻,从四面包围燕京城。十二月六日,金兵进逼燕京城下,辽枢密使左企弓等与守城将领计议,决定弃城降金。敞开启夏门迎接金军开进城来。

 

年过半百的阿骨打头戴珠玉龙冠,身着貂皮左衽长袍,威风凛凛地来到燕京球场,一时间鼓乐大作,女真将士欢呼雀跃,阿骨打频频招手,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。辽朝降将站侍一旁,为首的左企弓向阿骨打呈上降书。阿骨打接过降书,边看边说道:“攻城时朕在高阜望见城头上的铁炮上面的竹席和麻绳,都不曾被人动过的样子,看来你们确系无意抵抗,诚心降服我大金。我大军兵不刃血进入燕京,尔等听从朕之命令,朕宣布赦免尔等无罪,官职如旧,且命左企弓等诸大臣各守职责,抚定燕京诸州县。”话音刚落,感谢皇上宽恕,皇上万岁的声浪响成一片。

 

伐辽战争的节节胜利,特别是进入喧闹繁华的燕京城以来,使太祖寝食不安的是,相比之下,他的金源故地远不如中原一个县城。他想到阿什河(今拉林河)畔依山谷而居,用圆木和土坯修建的草屋茅舍:他想起皇帝、后妃、太子以及,文武百官混居在一起的皇帝寨、国相寨和太子庄,不要说与奢侈豪华的燕京城相比,就是与燕京左近的县城相比,也显得格外寒酸和落后。想到这里不能不激起阿骨打决心重建金源故都的雄心壮志。

 

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。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。研究员。北京史研究会理事,北京作家协会会员。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,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,《中国高新技术企业》杂志副总编。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,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。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。代表作品有《顺治与鄂妃》、《大洋彼岸的龙雾》、《天根》、《殷虚龟甲历劫纪》、《北京的皇陵与王坟》、《金帝陵述略》、《壁画迷雾》《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》、《大唐帝王 ...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