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代历史百科

广告

为什么说宋钦宗不是孬种?(之二)

2011-12-23 18:51:18 本文行家:张玉兰_思文

以战求和暂度危难七日晚,金兵以火船顺汴水而下,攻西水门,李纲等率兵二千人迎敌,激战至天明,打退了金军。八日晨,金兵又以云梯渡壕堑攻封邱酸枣门一带,李纲等率官数人登城督战,以擂木弓弩防御,烧云梯数十架,金兵又被打退。图片2当然,钦宗也不是逞一时之勇,他要从全局考虑退军之策。于是他派遣尚书驾部员外郎郑望之为金军前计议使,高世则为副使,去宗望军中议和。八日,宗望以吴孝民为金军使节进入汴京,双方开始和谈。

以战求和   暂度危难
  七日晚,金兵以火船顺汴水而下,攻西水门,李纲等率兵二千人迎敌,激战至天明,打退了金军。八日晨,金兵又以云梯渡壕堑攻封邱酸枣门一带,李纲等率官数人登城督战,以擂木弓弩防御,烧云梯数十架,金兵又被打退。

   


图片 2图片 2



    当然,钦宗也不是逞一时之勇,他要从全局考虑退军之策。于是他派遣尚书驾部员外郎郑望之为金军前计议使,高世则为副使,去宗望军中议和。八日,宗望以吴孝民为金军使节进入汴京,双方开始和谈。至正月十四月,钦宗与金达成和议誓书。按此和议,宋朝除了交银二十万两,绢三十万疋外,每岁输一百万贯,同时,以皇弟康王赵构及少宰张邦昌至金军前为质。赵构后来被换成了赵枢。

 

    至此,金军停止攻城。

    钦宗松口气的同时,他严肃清理内部。首先将祸国殃民的妖道林灵素贬黜。然后开始对六贼下手。派兵包围了奸相王黼的府邸,抄其家得金宝亿万。先流放王黼于衡州,不久,又差人杀之于杞县南十里的负固村。

 

 

       取胜心切  《周易》误国

 

    正月二十日以后,宋诸路勤王之师陆续到达汴京城下。比较重要的有,宋京畿河北路制置使种师道及统制官姚平仲,他们率领的径原秦凤路是陕西兵,多年和西夏对抗,多次获胜,保障了宋朝西北边境的安定,是宋军中最为英勇善战的精兵。

大约正月二十五日左右,钦宗召李纲、李邦彦、吴敏、种师道、姚平仲、折彦质等大臣及将领在福宁殿商议用兵之策。

 

    紧接着召开军事会议,李纲认为:金兵张大其势,其实数不过六万人,又大半是奚军、契丹、渤海杂种,其精兵不过三万人。咱们的勤王之师集城下二十余万,是他们的数倍。

    如果控制河津、断绝金军的粮道、宋军严守纪律,不许抄掠百姓。然后分兵收复北部被金军占领的州郡,用重兵包围敌营,坚壁不战。他们小股骑兵出来就打。等到他们粮草没了,人也疲劳了,然后以将帅突袭把和议的誓书取回来,让他们归国,到黄河后,趁他们半渡时出击他们,这样肯定会取得胜利!

 

    “上意深以为然。也就是说宋钦宗非常同意李纲的说法。这个建议也得到了宿将种师道的支持。如今看来,李纲这番谋划也确实振奋人心,当然君心也更加振奋。

 

    但对于何时出兵,各个大臣主张不同。种师道认为应该在春分后出击。他的这个主张是正确的,因为当时天寒地冻,金国军队全身皮衣皮铠,据出土文物证实,当时也有了皮手套,而且由于生长于东北,也都耐寒。宋军可没有这些,据有的史料记载,当时的开封特别的冷,有的勤王宋军手冻僵了,连刀矛都拿不住,如何打仗?而姚平仲则说,军士们都想快些出战,对扎营不战已经有了怨言。急于取胜的钦宗秘密地找姚平仲和大将杨可胜商议,让他们出兵袭击金军牟驼冈大寨。

 

    据《三朝北盟汇编》记载:用术士楚天觉克择劫寨之日,漏语于数日之前,都人户户知之。又植三大旗于开宝寺旁,皆书为御前报捷字,仍于封邱门上张御幄以俟车驾临受俘获。都人填隘于衢路顒待捷音。

 

    术士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用《周易》、《奇门遁甲》等方法看风水、算卦、定吉凶时辰、用生辰八字卜算命运的那些人。这个楚天觉看来是个出名的术士,所以连出兵这种大事(也是极端机密的事情)也找他来算。

 

    结果,他取得得胜之日为二月丁酉(一日)。你算了也就算了,偏偏认为就是真实的胜利了,还弄得满城人人皆知。这还不算,还立了三竿得胜大旗,又把皇帝用的御幄车驾放到封丘门等待姚平仲、杨可胜得胜抓了俘虏前来献俘。

 

   简直就是喊叫着告诉金军:初一晚上,我们劫你们的大营了,你们等着挨抓吧。

如此张扬,金军哪有不知之理。于是设下埋伏,专等劫营宋军上钩。结果是宋军7000劫营军几乎全部被消灭,杨可胜被俘,姚平忠不知所踪。

 

    此败之后,投降议和的主张又占上风,宋援兵二十万众无能为战。李纲由是罢去,种师道也被罢官,虽经一些官僚、太学士等上书请再用,终不能得。主和派的李邦彦、向时中、张邦昌等得势,乃依原签盟约。金兵遂退。二月十一日,金东路兵携人质肃王等并得到的犒军银两后退走。

 金军撤退后,宋钦宗罢免了民愤极大的误国大臣的太宰李邦彦、中书侍郎王孝迪、尚书左丞蔡懋等人官职,李纲为知枢密院事,徐处仁为中书侍郎,唐恪为同知枢密院,李税为尚书右丞,并起用了一批新人。

 种师道加太尉,任河东、河北宣抚使;姚古(姚平忠的父亲)加检校少师,任河东路制置使总兵以援太原;任种师中河北路制置副使总兵以援中山、河间诸郡。

 

    到了二月十八日,钦宗下决心让蔡京致仕、童贯致仕,剥夺了他们的参政权力。杀败军之将梁方平。六月十六日,罢白时中、李邦彦太宰之职,分别流放蔡京于儋州(今广东儋县西北),蔡攸于雷州(今广东海康),童贯于吉阳军。随后又诛童贯,斩赵良嗣,罢太宰徐处仁、少宰吴敏,做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。

 

    可惜的是,这些调整都没能解决北宋政权根本上的冗官间题,仍是庸才居多,缺乏有能力有威望的统一指挥者。

 
  调整完人事,钦宗在军事行动上也做了重大的调整,改变了割让三镇给金军的基本态度,坚持打击金兵,与金兵作战。他调集勤王兵马支援太原、中山、河间三镇。三月十六日,宋钦宗下诏要河北三帅固守三镇。让宿将种师道、姚古、种师中往援三镇。说道:祖宗之地,尺寸不可与人。且保塞陵寝所在,誓当固守。朕不忍陷与三镇以偷顷刻之安,与民同心,永保疆土。播告中外,使知朕意。

  在钦宗的一系列举措下,十八日,宋尚书省下札子通知各地要求杀退金兵并出榜晓谕民众等。高阳关路安抚使陈遴和中山府路安抚使詹度的报告,能够坚守住城池。二十四日,宋军姚古部将王德生擒金知府姚璠,收复了隆德府。二十六日,宋兵姚古部又收回威胜军。当时河北也比较安定,宋军种师道部与金兵战八十余次,杀俘金兵五百九十九人,夺牲畜八千五百五十三头,云梯、鹅车、洞子、器甲、旗鼓等一万七千四十六副、件,烧夺粮草四十三车,夺得金银布帛等,夺回掠去京畿及诸州军人口五千二百一人,宋军势复振。

 

    看到这种大好形势,四月十八日,宋钦宗下诏,以虎符起兵,决心与金兵一战。积极调动各方力量,支援前线。


  但是,由于缺乏具体的良谋,结果种师中援救太原之兵败于榆次,姚古兵溃于盘陀。宋兵遭到了一定的挫折。此时,金兵围攻太原甚急,太原城内无粮草,危在旦夕。七月二十六日,钦宗下诏要求诸应援军急解太原之围。结果八月初,第一批到达的解潜兵败在太原城下,刘韐兵败奔回京师,张思政十七万众兵败于汾州(今山西汾阳)。宋兵此际已经无力解太原之围了。


  钦宗并未气馁,还是将强了整军备战,三月二十四日,钦宗下手诏要求诸路选将练兵。《三朝北盟会编》卷44记手诏内容:手诏诸路遴选将佐,训练正兵,招纳阙额,缮治器甲,储蓄刍粮,预备军须。根据前一阶段的状况,钦宗深知缺少人才是目前主要问题,又下诏使在京监察御史以上,在外令监司知府军及路分铃辖以上官员各举英勇善于指挥的人才,以充实军力。五月二十五日,又下诏寻求习武艺知兵书的人才,千方百计地增加兵力,可惜的是由于平时不备战,事急抱佛脚,宋军的实际作战能力并未增加。

     这是宋朝多年积弊的问题,宋钦宗一时之间无力回天。

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,籍贯:黑龙江省北安人。现住北京,自由撰稿人、文史研究者,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,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,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,文章发表在《知识就是力量》《内蒙古日报》《北方新报》《吉林日报》

行家更新